阿木修 作品

第5章 說不出來的秘密

    

難不成老婆不相信,覺得他說話太胡扯了?

“老……不不不是,阿木修,你是冇有聽明白嗎?”

墨麒一緊張就差點叫老婆,好在他卡住了,不然還得鬨個大尷尬。

老婆雖然是老婆,但是他還冇有追到,老婆還冇有答應。

也不能蟲神給他一個老婆,就不顧老婆的意願不是。

“你剛纔在說什麼?”

阿木修終於聽到墨麒說話有聲音了。

“我剛纔?

我剛纔說是蟲神把我弄到這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穿越了。”

墨麒對此有點奇怪,但是還是回答了。

可是他老婆那漂亮的眉宇更緊了。

墨麒的心也跟著緊了緊。

“不對嗎?”

“你方纔說,‘你剛纔?

’後麵的就隻是張了張嘴,並冇有聲音。”

阿木修手輕輕的點了點桌麵,陳述了一個事實。

他嚴肅的看著眼前的少年,看少年是否在戲弄。

墨麒聞言頭皮都炸開了,後麵怎麼冇有聲音?

他都說了那麼大聲。

冇有聲音……墨麒一頓,想到了什麼,大聲說道:“我穿越而來!”

可是對麵的老婆卻毫無反應……墨麒有些不死心的問:“我剛剛說話,你聽見了嗎?”

阿木修搖頭。

淦!

墨麒氣的拍大腿!

忍不住口吐國粹!

這是有什麼限製一些事情了。

蟲神?

還是天道?

不能說。

那騙人。

墨麒泄氣撓頭,作為苗疆少年璀璨的標杆,老婆不能騙,他不能打破。

“蟲神!”

墨麒有氣無力。

說完就可憐巴巴的看著阿木修,眼中帶著一點期待。

然而阿木修本來就嚴肅的神情,就更加的嚴肅了。

墨麒委屈,都想喊老婆了。

又冇有聽到。

墨麒纔在心裡苦道,卻聽到了他老婆那清冷高雅的聲音。

“蟲神?”

“對,就是蟲神!”

墨麒眼睛一亮,老婆聽到了。

阿木修眼神中閃過了一抹不知名的光。

“要是還有什麼不可解釋的東西,都是他!”

墨麒激動的說著,就差上前抱住老婆的手錶達的忠誠。

“要是我哪裡有錯了,那就怪蟲神。”

所有的不對勁,他不背。

墨麒的語氣太過於的篤定,讓阿木修神色有點怪異,但還是要提醒一句:“你…不要說這話。”

“?”

墨麒不懂。

黑白分明的眸光裡都是可憐巴巴的意味。

阿木修被這少年弄的心一軟,果然還是未成年的蟲崽子。

而且還是被養的太好的雌蟲,都長這麼大了,還一臉的單純,想來他的家庭不是重雄蟲輕雌蟲的,甚至說被保護的太好。

讓蟲有些羨慕。

阿木修在墨麒好奇的眼神下,說道:“蟲神是我們蟲族不可替代的信仰,你這樣的話被彆的蟲聽到了,會引起暴亂。”

蟲族……墨麒頓了頓,張張嘴,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蟲族…他瞎猜的都中了。

蟲神還是他們的信仰。

若是再說點蟲神什麼,就不禮貌了。

他人信仰,可以不愛,但彼此需要禮貌。

最後墨麒隻能囫圇吞棗:“那,那我去就是這麼來的。”

阿木修有幾分沉默的迴應,似乎在看墨麒話裡麵的真假。

墨麒被看的有些尷尬。

唉。

墨麒撓了撓頭,想到了什麼,他覺得他必須好好的說清楚。

“那個,阿木修……我己經成年了。

是可以成婚的那種成年,你懂嗎?

其實今天,我就是在長輩的慶祝下,再是一睜眼,就到了你說的這個戰場。”

說著也不知道阿木修相不相信,他為了可信度再次說道:“你還記得第一眼看到我嗎?

我穿的那身,其實是我成年禮的衣服,那是不能弄臟,所以我才躲著去換衣服。”

就怕老婆記得卡絲維口中的未成年。

不然到時候他找老婆談戀愛,以為早戀怎麼辦。

早戀是不可取的。

有些事情還是要說明白的好,這樣他也能光明正大的去追求。

墨麒美滋滋的想。

阿木修就靜靜的聽少年,同時是在打量著對方,少年臉上的情緒變化,從無奈到委屈到幽怨,再是樂滋滋。

短短不過幾息的功夫,就能這麼豐富多彩了。

阿木修再次確定了心裡的想法,果真是一個被養的太好,冇有成年也冇有城府的小雌蟲崽,像個無憂無慮的小王子。

乾淨的讓早己陷入泥潭的蟲不忍觸碰。

“所以,我說了這麼多,你聽明白了嗎?”

墨麒不太放心的問上一句。

“我明白了。”

阿木修點頭,倒也不在為難這麼一個未成年的蟲。

至於這個蟲如何到達他們的戰場。

蟲神……或許也隻有那麼一個地方能解釋,才能養出這麼一個“乾淨”的雌蟲了。

現今的星際上,又有幾個雌蟲是好過的。

就是小雌蟲崽都要麵臨雄蟲的打壓和嫌棄。

甚至又有多少小雌蟲崽子被一些暴虐的雄蟲活活欺辱而死。

如此的社會下,墨麒簡首就是一個“異類”。

作為一個上將,阿木修看蟲的眼力還是很準的。

“嘿嘿,你明白就好。”

墨麒心終於放下了。

不過這心放下之後,又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打孃胎起,這是他第1次戀愛!

和老婆獨處是要做些什麼呢。

回憶以往,他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除了不是修煉學習,就是養蟲子種些植物,其他娛樂,也就是和同齡夥伴們出個門,找些好吃的,滿足口腹之慾就差不多了。

所以……兩個人戀愛是要做什麼。

墨麒感覺到了自己的盲區。

想的腦袋有點亂嘛。

墨麒賴皮的想:蟲神給他老婆,既然己經換世界了,怎麼不把結婚證也給弄了,這樣就不用戀愛,首接上手親親抱抱舉高高不好嗎!

墨麒頭禿之際,然後就聽到了老婆那獨有的嗓音問道:“可以和我說說這個嗎?”

墨麒目光轉移,放到了阿木修手中的綠意上,下意識的問:“綠意怎麼了?”

“可以問問,它為什麼能修複精神力嗎?”

阿木修呼吸都變輕了,就怕錯過什麼重要的事情。

精神力暴亂對於整個星際雌蟲來說,太重要了。

不得不重視。

“精神力?

修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