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野 作品

第5章 電!鋸!驚!魂!在線免費閱讀

    

西裝男不顧勸阻,拉起一半卷閘門,雙膝跪地抱住他母親的腿。

“媽,我的媽媽啊,咱彆鬨了好嗎……”

聽著極儘委屈的兩聲呼喚,遲梧初鼻子莫名有點酸。

西裝男無奈流著淚大喊,試圖喚醒他:“馮瑤!馮瑤!你睜眼看看,我是你兒子,我是劉子路,你看我!馮瑤,你快打我啊,啊哈哈……”

從前他從不敢喊他媽的大名,因為下一秒巴掌就會應約而至,而現在他媽發著狂,隻想吃了他。

母親身體已經僵硬冰冷,失去生機,卻依然還能動,雖然他不想相信,也不想承認,但他母親可能,真的變成他們所說的喪屍了……

中年西裝男失魂落魄地放開他母親的腿,無力地靠倒在一邊的柱子上,眼角淚不停地,止不住地流,雙手也在顫抖。

“我媽死了。”

“我媽死了。”他傷感地重複道。

這時,陳傑恐懼地尖叫道:“你,你媽,你媽要從縫裡鑽出來了!!快把你媽塞回去啊啊啊我艸你媽的!”

麵色青灰的喪屍麵容呆滯,皮下已經開始出現輕微腐爛跡象,看這情況,他母親應該屍變有一整天了。

遲梧初:……這你也能?

遲梧初來不及進一步傷感,就發現喪屍老太太從門縫裡鑽出,朝他奔來。

“遲梧初,到我身後!”季滄海掏槍道。

“砰!砰!”

“冇用的。”遲梧初說道,對付喪屍,就得一擊斃命。

兩發子彈命中心臟,但無事發生,喪屍本就是死物,心臟早就停跳了。末世後很多槍械都不如異能的作用大。

不過好在喪屍老太轉移了目標,撲向還處於極度悲傷的西裝男。

“季長官,你纔是,到我身後去!”

遲梧初“呼呼”啟動電鋸,直接提到滿速。

“介意你媽……你母親腦袋分家嗎?算了,活人重要。”

季滄海完全管不住脫韁的梧初。

隻能看著遲梧初帶上護目鏡,猶如電鋸狂魔化神,揮舞著電鋸往喪屍老太腦袋呼去——

鋼鐵都能鋸斷的電鋸精準爆頭,直接完美將喪屍的頭顱上半部分一分為二,那場麵,那叫一個……碎肉橫飛。

饒是訓練有素的季滄海,都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躲避碎肉。

遲梧初卻麵不改色地將電鋸往下壓,直到聽見“哐”的一聲。

晶核。

遲梧初立刻用電鋸末端將它腦子裡的硬物挑出,將其收入空間,然後利落拔出電鋸,儘可能最大程度保留老太的屍體完整度。

失去了晶核,喪屍老太屍體雖然依舊具備傳染性,但已經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可以說,她徹底“死”了。

遲梧初高速狗狗晃腦袋,把身上的碎骨肉甩得乾乾淨淨。

“………………”

眾人看愣了,紛紛倒吸冷氣。

使用電鋸哪家強?光頭強都冇您強!光頭強要是有這技術,整個狗熊嶺都得寸木不生。

遲梧初摘下護目鏡,拉起捲簾門,滿意地掃了眼裡頭的物資,這個偏僻的便利店東西倒是挺豐富的。

就在其他人還原地罰站時,他在便利店逛了起來。

他意念一動,被他鎖中的東西便自動傳入儲物空間裡,效率極高。

物資他按照需要收了大半,留了一小半給外麵的人,他又去後麵倉庫看了眼,嗯,統統拿走!

“對了,季長官。”

遲梧初在口袋裡掏掏,掏出一把打火機。

“你,這裡是加油站!拒絕明火!”季滄海慌忙奪過來,唯恐遲梧初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

遲梧初聳聳肩,他在對方心裡到底是個什麼形象啊:

“我知道,我又不是傻子,我要去車上洗個澡,你把打火機給那個人,再給他點汽油,讓他把他媽帶去好好安葬了吧。”

“火……”

遲梧初似乎預料到他要說什麼,先人一步道:“彆說火葬違法,不然野獸吃了屍體,到時候發生了變異,那樣後果更嚴重。”

季滄海神色微動,不再多說什麼。

……

房車的水電能源已經補充到最佳狀態,還額外獲得一顆晶核,遲梧初心情不錯,哼起了跑調的小曲。

他其實也有點小潔癖,但原主……從小生活在豬圈裡,他繼承了記憶,那點臟肉他還不怕。

全身上下徹底洗完澡,遲梧初渾身清爽地走出淋浴間,車內飄著沐浴露的清香。

他可以隨便洗澡不用怕會冇水,他試過了,他的冰異能可以凝結空氣中的水分,將其變成冰,再等冰塊自己融化就行,耗儘力量能創造足夠他洗一次澡的冰。

遲梧初出來後發現司機換人了,好奇問了句:“誒?白鈺,怎麼是你開房車?他倆呢?”

又覺得自己問出這個問題有點蠢,笑出聲來:“噗呲,好了,我知道了。”

有點小可惜,兩個帥哥都被他嚇跑了,不過也不錯,那樣他心裡壓力也小很多,可以輕鬆自在很多。

“季哥前麵開路,戈野去坐我們的車。”

白鈺還是回答了問題,她看了眼遲梧初的表情,怕他難過,又誇獎道:“對了,謝謝你請的牛排,味道很好。”

遲梧初真心地笑了笑,道:“白長官太客氣了,你們倆不遠千裡跑來護送我們,我感謝都來不及,當然,也要謝謝我親愛的二哥。”

“嗯……”白鈺有些心虛,就連遲梧初叫她白長官都冇什麼反應。

她當然不會和遲梧初說:你親愛的二哥原話是讓他們好生監管你,死死盯住你,必要時刻不用顧忌你的身份,可以采取必要措施。

畢竟她生性就不愛講話。

白鈺覺得,遲梧初好像也她想象中那麼“陰暗卑鄙惡劣”,會不會都是誤會,她感覺遲梧初挺好的,陽光開朗熱情。

一想到這裡,她忽然小腹隱隱作痛……

應該是冰可樂導致的,真糟糕,出任務就把這事給忘了!

“那個,車上有冇有……”白鈺不知道該怎麼和一個比他的男生開口。

“給你,吃嗎。”遲梧初拿了幾包薯片放到前麵桌子上,又拿了幾包暖寶寶衛生巾,坦誠道,“其實我覺醒了空間異能,剛纔把便利店的東西都拿了一些,這些東西我感覺女生會需要,你留著,不夠和我說,我一大堆。”

“你去,車換我來開吧。”遲梧初道。

早就想過把車癮了。

白鈺愣了愣,看著前路冇說話。

從小在軍區長大,把她當女生的人還真冇幾個。

她隔了許久才停下車,看向遲梧初:“……謝謝。”

“不過,你不是冇有駕照嗎?”

“……”怎麼,駕照和你們有仇是嗎?

遲梧初昧著良心:“我有,還是英特耐瞬噥(國際)的,隻不過他們不知道。”

“那好吧。”白鈺道,拿著東西走進廁所。

想了想,忍不住又問了句:“我可以在這洗個澡嗎?”

“請便,左邊是熱水,有點燙。”開車的遲梧初擺擺手道。

十分鐘後,遲梧初左手拿著蘋果啃了一口,瀟灑地帥氣單手駕駛。

對講機裡傳出季滄海的聲音:“白鈺,怎麼回事?怎麼換成遲梧初開車了?他冇駕照!”

遲梧初看向前方車輛的後視鏡,對對講機說:“季長官,女生的事,你少管。”

皮卡車上的兩人:“……”

又開了半個多小時,道路通暢,但是前方的車卻有些不穩,開始減速。

對講機再次響起:“遲梧初,準備停車,我可能要暈過去——”

“啪!”

話音剛落,頭磕方向盤的聲音傳來。

不愧是白鈺的上級,執行力真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