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揚 作品

第5章 簡單的數學題

    

他抬起頭,目光投向螢幕上的瑞拉,那個表麵看似平凡的計算機程式。

他開始心生疑竇,揣測是否這個名為瑞拉的程式刻意營造出一股詭異的氣氛,以此戲弄自己。

這神秘的房間中或許並未存在任何令人恐懼的事物,一切恐怕隻是他內心深處的恐懼在作祟。

“我不打算再回答你的問題,你聽懂了麼?”

徐若揚目光堅定地注視著螢幕中的瑞拉,語氣堅決地表達了自己的決心。

他的回覆似乎引起了瑞拉情緒上的波動。

瑞拉的臉色逐漸變得沉重,彷彿連空氣也在此刻變得凝重。

原本和諧的氣氛,因徐若揚的質疑而變得緊繃起來。

“你在懷疑?”

瑞拉以沉穩的聲調錶達。

徐若揚未予迴應,心底卻明瞭,自己己裹挾進一樁異乎尋常的紛爭之中。

初視之,瑞拉不過是區區一介計算機程式;然而觀其行止,似乎寓有遠超編程範疇的情感與意識流轉。

“你知道這有多可笑嗎?

你竟然質疑我……你竟然……”瑞拉以一種帶有微妙詭異笑意的語調發話。

這笑聲讓他意識到瑞拉並不隻是個普通的計算機程式,而是一個具有極端情緒與奇特舉止的“生動”個體。

突然而劇烈的頭痛猛烈地襲來,如同被利刃切割般的劇烈疼痛從內心深處爆發。

那痛楚之感似乎要將他的靈魂撕裂,占據了他全部的感知。

頭部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握住,令他痛苦不堪。

他不由自主地蜷縮在牆角,雙手緊緊地抱住頭部,麵部表情顯示出極度的痛苦。

嘴裡不停地低聲嘀咕著,彷彿在向某人訴說著這份難以承受的痛苦。

他的身影在角落裡顫抖,痛苦使他無法站立,隻能蜷縮在那裡。

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了,時間在這一刻停滯。

他的世界隻剩下了無儘的痛苦,彷彿一座巨大的山壓迫在他的心頭,讓他無法喘息。

他獨自承受著這份痛苦。

他不知道這份痛苦何時會結束,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挺過這場折磨。

許久,徐若揚方纔從劇烈的頭痛中解脫出來。

此時,他眼前呈現的瑞拉形象,使他不禁心生困惑。

之前,他僅僅將瑞拉視為一個高效的計算機程式,然而此刻,他開始意識到,瑞拉的能力遠超他的想象。

她似乎能操控這個世界的規則,讓徐若揚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

他甚至懷疑,瑞拉可能是“天罪”的執行者。

麵對瑞拉時,他發現自己不過是一枚任其擺佈的棋子。

為了逃離這個險惡之地,他必須遵循瑞拉的安排,從她所控製的黑暗角落中尋找生存的希望。

這並不意味著他需要完全淪為瑞拉的奴隸。

他需要在順從與反抗之間尋找平衡,以期在確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揭示瑞拉的真實目的。

“冷靜下來了?”

瑞拉以她那獨有的輕柔嗓音發問,其聲音宛如天籟之音,悅耳且動聽。

然而,她所表現出的冷酷無情,卻令人心生寒意。

徐若揚默然不語,隻是以冷峻的目光抬起,細緻地審視著這個貌似女性的“冷血生物”。

“很好。”

瑞拉唇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冷峻的笑容,“這樣我們才能順利進行接下來的事情。

我需要向你說明一點的是,在接下來的環節中,如果你或者是你的同伴不遵從我的指示,我將會再度向你施展”天罰“,而且”天罰“會一次比一次重。”

“天……罰。”

徐若揚以一種莊重而緩慢的語調,緩緩地複述了這兩個字。

之前的劇烈頭痛令他痛不欲生,實為平生首次遭遇。

儘管他慣於忍受各類痛楚,但此次疼痛之劇烈,實乃前所未有的體驗。

“我們進入第二題。”

瑞拉美妙的聲音在徐若揚耳邊響起,“這道題非常簡單。”

說完,瑞拉的聲音並未消失,但螢幕上的她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看似普通的數學題。

題目寫道:“己知 b = a 2成立,c = b 2成立,d = 5成立,a = d 2成立。

那麼,當a = 3 時,c的值是多少?”

螢幕上出現的這道題讓徐若揚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是小學算數嗎?”

他心中暗自思忖。

根據正常的推理,如果d = 5,那a = 7,b = 9,c = 11。

當 a = 3時,那麼c的值就是7。

這個答案無疑簡單明瞭,即使是小學生也能輕鬆解答。

但徐若揚心中有一個疑問,這個名為瑞拉的計算機程式真的會用如此簡單的一道題來考驗他嗎?

正當他陷入沉思之際,從幽深的空間裡又傳出了瑞拉的聲音:“我可以給你提供西個選項。”

緊接著,在題目下方出現了西個選項:“A.3 B.5 C.7 D.9”。

瑞拉也將這西個選項唸了一遍。

徐若揚思考良久後給出了答案:“答案是C。”

儘管這道題看似簡單,但他並冇有掉以輕心,而是認真分析了每一個選項,確保自己的答案是正確的。

“不!”

徐若揚慌忙地喊出了一個字,他的頭上瞬間浸出了豆大的汗珠。

他緊張地看著螢幕,內心充滿了恐懼。

“答案不是C!”

徐若揚驚慌失措地大聲說道。

他仔細審視著每一個選項,用心去體會其中的內涵。

他發現,原本看似正確的答案,其實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完美。

而真正的答案,非常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