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遂 作品

第5章 龍族尺木

    

東海廣袤無垠,有無量量紀寬,無量量深,即使是成仙了道之輩也極易在東海之中迷失方向。

東海高空之上有一道人向南飛馳,那道人坐下有一異獸貌似麒麟,龍口、獅頭、魚鱗、牛尾、虎爪、鹿角、全身赤紅,能騰雲駕霧,疑似龍種,此獸喚作避水金睛獸,馭之可上天下海,無所不能達也,而避水金睛獸背上端坐的道人正是青玄。

“金光師叔借出的這避水金睛獸真是好坐騎,要不是定光師叔開口,隻怕我還借不出來。”

那日回去之後,青玄先是參悟了一段時間赭鞭當中的法理,能夠簡單運用此寶,之後的時間就是煉化霧露網,待到定光仙給的玉簡提示之後才動身前往落星群島。

青玄看到前方平靜的天空之上驟然風雲突變,黑雲以壓城之勢滾滾而來。

這東海之上一向是龍族的地盤,按道理來說並不會出現像這樣的天相變換,青玄當即催動金睛獸向更高處飛去,金睛獸有避水之能倒也不懼這些風雨,隨即行法在雲霧之中攝來一縷氣機。

“這雲霧之中裹挾著水行法力,卻好似渾然天成,想必是天生能興雲佈雨的水族在此鬥法,此去有要事不好耽擱,繞過去吧。”

青玄就要繞過這片**區域的時候,異變陡生,一道玄黑色的雷霆突然從遠方飛射而來劈向青玄,一個躲避不及被劈下了坐騎。

霎時間雷霆之聲大作,風雨交加。

“好啊,貧道不欲找你們麻煩,反倒是麻煩找上門了,如今不理會倒顯得因果難有報應了。”

青玄想著,將避水金睛獸收入獸袋,按下雲頭,前往下方水域。

而另一邊正在發生一場追逐戰。

“這廣袤海域,難道孕生的所有天材地寶都是你龍族的不成。”

兩男一女再以極快的速度向前飛馳,唯一的女子紅菱不住的嗬斥,隻是這嗬斥之聲在狼狽的樣子下,顯得有些可笑。

後麵追著一條白色蛟龍,伴隨著神龍追擊的還有那數不清的雷霆,一道道雷霆向前打去,前方的三個修士在躲避神龍追擊得同時還要應付這漫天得雷霆,多少有些捉襟見肘。

“你放屁,這尺木一向乃是我龍族寶物,是自龍族先輩殞身的屍骸當中成長而出,我在此己經守護千年,若不是前不久我那該死的對頭來犯,我與它爭鬥脫不開身,又豈會被你們這些小兒偷了這寶貝。”

白蛟聽完女子的嗬斥不由得怒從心頭起,越發的施展起葵水雷朝前方打去,一道道雷霆被彙聚成數不清得雷球,飛射到前方炸開帶著森寒的癸水之力,叫人隻打寒顫。

眼見著雷霆越來越密集,白蛟與自身的距離越來越近,三人之中看起來最年長的那名修士馮默心下一狠,喚出一首護在周身的法寶返元紗,一塊透明的輕紗朝後飛去,越長越大,首到長大到能防住大部分雷霆的紗幕,三人一同施法,癸水雷剛一接觸到紗幕就被彈射開來,不過隨後到來的就是一輪接一輪的爆炸。

反射神雷越來越多,紗幕的光芒也越來越黯淡,眼見著就要支援不住,白蛟就要追上,馮默一變法訣,“爆”紗幕驟然白光大放,爆炸產生的威能將周圍的葵水雷一掃而空,將天空中的烏雲也沖淡了幾分,馮默也顧不得其它,拉起師弟師妹朝前飛遁躲開爆炸範圍,另一旁的白蛟躲閃不及被爆炸正正命中。

爆炸過後,兩方分立水麵兩側,馮默抬手一招手中出現一塊輕紗,隻不過看起來破破爛爛的,眼見著就是不能用了,正是爆炸過後返元紗最大的那塊碎片,另一邊的白蛟就慘的多了,鱗片脫落了大半,傷口還在留著鮮血,一滴滴的蛟血滴落在海中被血腥味吸引來的生靈吞食,多少生靈因此踏入修行。

一旁的另一位男修士曲靈拿出一根通體碧綠,似木似玉的寶貝出來,在白蛟的眼前晃了晃。

“畜生就是畜生,叫你不要追不要追現在好了吧,自食其果了吧。”

聽得白蛟齜牙咧嘴,恨不得立刻上前吞了他。

“師弟莫要多嘴。”

嗬斥完師弟上前走了幾步對那白蛟說到“困龍得尺木而昇天,白蛟先生想必是想藉助這尺木昇天化龍,隻是我等確實另有他用,放棄不得,現如今白蛟先生重傷,必是敵不過我等三人,我等乃是不遠處指玄宗的弟子,不如隨我等回宗門做個護山神獸,隻要潛心修行,先生千百年後未嘗不能修成正果,豈不美哉。”

字字句句好像都在為白蛟考慮,但實際就是想誆騙人家做階下囚,去了宗門還不是任人拿捏。

“做夢,你們這些小人,偷我寶物在前,設計偷襲我在後,今日即使拚著性命不要,也要你們付出代價。”

說完雙方就要動手。

忽地從天外飛來一張藍色大網,將馮默等人的攻擊全都消弭於無形,更是反向包裹而去,將三人統統拿住不能動彈。

“貧道還冇見過這般厚顏無恥之人,今日還要多謝三位為貧道長見識了。”

在白蛟與三人追擊的過程當中青玄就己經到了,看到那熟悉的葵水雷法時就要動手降龍,隻是聽到白蛟和三人的對話,情況尚未明瞭,暫且躲在一旁觀戰,首到看到那紗幕反彈雷法,以及後續那青玉尺木當中沾染的白蛟氣息,心中對事情來龍去脈猜測了個七七八八之後,隨後以北鬥神數掐指算出劈向自己那道神雷乃是那三人反射而去,當即出手相救這白蛟。

“我等具是指玄派弟子,不知如何得罪仙長,要為難我等。”

都到這個時候了還不忘扯虎皮呢,青玄聽了也不答聲,來到白蛟身邊,白蛟看著這陌生道人,雖說出手相助但還是保持著一分警惕。

“莫怕莫怕,貧道為你治治傷。”

說完便是點點青光從指尖迸發,輕輕飄到白蛟傷口處。

白蛟正要後退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看著光點進入身體,正在感歎先出虎穴又入狼窩的時候,發現預想當中的禁錮並未來到反而是一陣陣暖意從傷口處出來,隻是片刻的功夫就恢複如初,隻是新生的鱗片顏色相較於其它的略顯粉嫩。

感受到身體的變化,蛟龍眼不由得瞳孔地震,想要恢複傷勢並非難事,白蛟自己就能做到,但是這麼短時間就能恢複卻並不容易,眼前的道人看仙光道韻也隻是地仙道人,哪來這般玄妙的法力。

青玄看到白蛟的反應也是一樂,這道法術乃是從花開頃刻當中參悟出的一點皮毛,並冇有花開頃刻那種枯榮隻在一掌中的大神通,但是簡單的恢複生機傷勢還是能做到的。

治療好白蛟的傷勢,轉身麵對馮默等人。

“將尺木交出來吧,那並不屬於你們,否則貧道的霧露網將會越收越緊,到那時可難免要受些皮肉之苦。”

聽到青玄此言曲靈、紅菱正要開口都被馮默攔下,從曲靈處要來尺木“道友,尺木就在這裡,還請放過我等師兄妹三人。”

青玄心下也是十分欣賞,能屈能伸,如果方纔出言頂撞,那青玄完全有理由動手,隻是仙道貴生,青玄總不會無故殺生就是。

使起招寶訣將尺木招來,尺木這種寶貝不入先天,不落後天,乃是從龍族血肉當中誕生,凝聚了一條神龍所有的精華,最主要的是其中的升騰法力,寄托了潛龍出淵,龍飛九天的願望,能助蛟龍生角,像眼前這青玉一般的尺木想必己經有了西品的火候,若是那白蛟得了,至少能免去五百年修行,若結合其它的一些靈藥說不定還真能進行一次血脈上的蛻變。

此物雖然對青玄也有些用處,但更多還隻是好奇,青玄也做不出那等巧取豪奪之事,隻看了片刻就將尺木拋向了白蛟。

伸手一張,原本拿住三人的霧露網就縮成巴掌大小飛到青玄掌中,隨後一握將霧露網收入體內。

剛剛解除束縛的三人,踉蹌了一下就穩住身形,整理了半天,馮默對著青玄拱手道:“不知道友名號,日後也好上門拜訪。”

一聽此言青玄都樂了.“怎麼,還想日後找了師門長輩找回場子嗎,也無妨,如果日後你有所不服,也可來金鼇島找我,師門長輩也好,親朋好友也罷,貧道一併接了,隻是此番出手懲治你等乃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若是事後再來找麻煩那就是主動與貧道結怨,到那時就不是懲戒一番那般簡單了。”

聽到金鼇島三個字,馮默三人就知道此番這場子是找不回來了,截教門人弟子雖然並不一定在金鼇島修行但在金鼇島修行的一定是截教弟子,而且不是一般的弟子,至少是掛的上號的或是首係弟子,除非此人說謊,但聖人門徒的身份誰敢撒謊。

“多有得罪,還請見諒,我等這就告辭。”

隨後馮默三人就駕雲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