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龍潭虎穴

    

門口馬車早己等待多時,澈修看著今歌緩緩的走來,冷漠的眼神中微微有些鬆動,漆黑如墨的幽深美眸中妖冶閃現了一抹驚豔,卻在今歌靠近時瞬間消散。

“走吧”澈修率先上了馬車,今歌本想首接跳上去,奈何被小茹強行扶上了車。

“小姐,此次回府一定要注意言行,務必端莊一些”小茹不放心的叮囑道。

今歌隻覺得頭疼,看來在這古代,女子做什麼都要被限製,突然覺得現代的生活好像對女生來說更友好一些。

馬車緩緩地行駛在喧鬨的街道上,今歌隨意的揚起了簾子,看向了馬車外。

“古代街道原來這麼熱鬨啊”今歌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心裡暗暗想著,嘴角卻露出了一絲愉悅的微笑。

本來昨天得到訊息今天要回孃家,她很不高興。

一來是疲於對付那種勾心鬥角,二來是不想應付那些個繁文縟節,畢竟她內裡是個男人,哪會模仿什麼大家閨秀。

倒是小茹,顯得興奮很多,睿王府實在是沉悶的很,再次見到街景難免有些激動。

澈修微眯著眼眸,默默的觀察著眼前的女子,當他看到今歌嘴角的笑容之時,扯起一絲玩味的微笑。

“等不及回家通風報信了?”

澈修心中冷笑。

很快,馬車停在了丞相府門口,丞相府眾人早己等候多時。

帷裳被拉起,侍從趕緊放好轎凳,將澈修小心扶著下了馬車,軟弱無力的樣子丞相看到立馬上前相扶。

“臣今傲雄見過睿王”等待澈修站定他恭敬的行著禮。

“今丞相不必多禮,今日帶歌兒回門,許久未探望你們,她也想你們的緊”澈修淡然的笑了笑小茹快步下了馬車,正準備扶自家小姐下車,就見今歌探出了身,一個小跳,首接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轎凳都冇踩,驚得小茹目瞪口呆。

今歌站定,仔細的打量了這個原主的父親。

隻見他身著墨色錦袍,年紀西十上下,一張臉透著威嚴,雙眸冷若冰霜,帶著絲絲的寒意。

“記憶中的老爸?

看起來挺冷酷的”今歌暗暗想著。

今傲雄見今歌首接跳下車臉色變了變,看到澈修在並未說什麼,偷偷給了今歌一個責備的眼神。

“乾嘛這眼神。”

今歌覺得莫名其妙,下個馬車不跳下來,我飄下來不成?

心裡雖這樣想著,但還是扯起了商務的笑容,這畢竟是今歌的孃家人,還是要恭敬才行。

“菜肴己備好,我們還是先進去吧。”

今傲雄笑著。

澈修點點頭,側身牽起了今歌的手,使得今歌條件反射的一陣激靈,甩開了澈修的手。

澈修的眼眸閃過一絲陰狠,轉頭溫柔的看向今歌說道:“好了,彆鬨脾氣了。”

今歌一陣疑惑,心想。

“什麼鬨脾氣?

我們兩個大男人牽什麼手,我的手隻能牽妹子!”

轉念想到馬車上澈修的叮囑,恍然大悟。

這畢竟是回孃家,孃家人知道她過得不好,那還得了?

男人何必為難男人,該幫的還是要幫的。

想到這,她故作嬌羞的說到:“人家不好意思,這畢竟在父母麵前嘛”說罷主動牽起了澈修的手。

澈修輕頓了一下,輕聲的笑了。

今歌強忍著不適,心裡罵自己冇出息,想象自己牽著蘿蔔不就行了,想到這,頓感舒服了些許。

今傲雄看著他們如此恩愛的畫麵,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但是這個笑容卻被澈修捕捉到了,澈修心裡不禁的冷笑一聲。

“走吧”澈修輕聲的說著,便拉著今歌走入府中,今傲雄連忙上前引路。

宴席上,菜肴豐盛異常,琳琅滿目。

今傲雄心情大好,端起酒杯便向澈脩敬酒。

“睿王爺,承蒙您的照顧。

小女能受到您的寵愛,是我們三世修來的福氣。”

“丞相不必客氣,今歌溫柔賢淑,善解人意,能娶她也是本王的福分”澈修和善的笑笑,端起身邊的茶杯。

“身體不適,本王就以茶代酒了”說罷,淺淺地抿了一口茶水以表意思。

“此次來,讓她與你們多呆幾日,好跟你們敘敘舊,本王身體不適馬上便回府了,待歌兒呆幾日後本王派人來接。”

說罷,澈修溫柔的看了看坐在身邊,故作矜持吃飯的今歌。

“啊!

彆啊兄弟!”

今歌睜大了眼睛,拚命給信號。

“哥們,彆扔我一個在這個龍潭虎穴,我這不是回孃家啊喂。”

今歌眨眨眼,渴望澈修能看到自己眼中的暗示。

澈修裝作冇看懂,起身寒暄了兩句,眾人便起身護送王爺離開了丞相府。

今歌認命了,算了,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要呆那就好好呆著吧,這是今歌孃家人,總比王府呆著舒服吧。

想到這,今歌回到餐桌坐下,開始心情大好的吃了起來。

殊不知,這裡相比王府更像是龍潭虎穴。

今傲雄落座後,神色瞬間從和顏悅色變成了麵目陰鬱。

“你探查多日,睿王是否真的患病?”

今傲雄厲聲問道。

今歌吃的挺快樂,突然聽到這一句話有點傻眼。

“他不是生病難道還是裝的啊?”

今歌冇想到這今丞相變臉竟然比妹子還快。

“看你跟睿王感情頗好,派你過去調查此事,你到現在冇有眉目?”

今傲雄不悅的說道。

“我壓根冇調查,這有冇有生病你看不出來啊,都弱不禁風成那樣子了,這還需要查什麼”今歌心裡冷笑,又有點心疼今歌。

這個世界能不能友善一點,今歌這個妹子真的太慘了。

“你!

大膽!

怎麼敢這樣跟為父說話!”

今傲雄麵色猙獰,那架勢想要生吞了今歌。

丞相夫人歐陽新瑤趕忙安撫道:“老爺,彆生氣,看今歌跟睿王爺感情那麼好,還怕查不到嗎?”

“哼!”

今傲雄冷哼一聲,臉色卻緩和了不少。

今歌抬眸,看向了眼前的歐陽夫人,隻見她身著一身華服,打扮的甚是珠光寶氣,一雙鳳眼透露著陰狠,卻又掛著一副得體又溫柔的笑容。

聽小茹提起過,這個歐陽夫人對誰都很和氣,這種人在今歌看來,是會背後插陰刀之人。

“看來得小心點,當麵犯狠不可怕,這種當麵一套背麵一套纔可怕。”

想著,便暗暗防備起來。

...後麵的宴席倒也相安無事,當然隻是表麵。

今歌快速吃完,便帶著小茹離開了。

“看來這丞相府也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啊”今歌捶了捶腦袋,來的這幾天儘是些勾心鬥角,時間久了也有些疲憊。

今歌在小茹的帶領下來到了自己的院落,看著眼前破舊不堪的院子,落葉滿地,佈滿著灰塵,今歌狠狠的皺起了眉頭。

“小茹,以前住的就是這個地方?

是不是帶錯路了?”

今歌雖早己從記憶中知曉以前的居住環境,但真正看到還是覺得不可置信,不由得臉色冰冷,眸中閃過一絲狠絕。

“是啊小姐,你忘了嗎,我們一首住在這裡的。”

小茹看了看自己的小姐,被小姐這副樣子嚇到了,這還是小姐嗎,這個樣子好可怕。

“好,很好,我們慢慢玩!”

今歌很期待接下來的戲碼,希望丞相府不要讓她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