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禾霍沉?? 作品

第452章 不要白費功夫了

    

-霍沉晞安頓好蘇禾,臨走前又吻了吻蘇禾的唇角。

“等我回來!”他在她耳畔輕聲說道,像極了平常和她的柔聲耳語。

看著這一幕,沈念唸的鼻子莫名泛酸。

“拜托你了!”霍沉晞起身,衝著沈念念彎腰鞠了個躬,驚得沈念念猛地往旁邊一閃。

“這是我應該做的。姐夫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姐姐。”沈念念抿著唇,語氣堅決。

霍沉晞回頭深深地看了眼蘇禾,滿眼不捨,卻還是狠心扭頭離開。

看著霍沉晞離去時蕭瑟的背影,沈念念走到蘇禾旁邊,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姐姐,姐夫一定會安全回來的。”沈念唸的聲音很輕,似是和蘇禾說話,又像是一種祈禱。

蘇禾另一側的食指,悄無聲息地動了下。

高層牽線,選擇了一傢俬密性很強的會所。

低調而不失奢華的包廂。

霍沉晞在侍者引導下推門而入,繞過黃梨木雕花屏風,就看到穿著黑色襯衣的盛青雲,隨性閒散地靠坐在沙發上。

一個穿著青蓮流光錦旗袍的女人,半跪在他麵前,溫柔地替他捶著腿。

那副姿態,哪裡像是在逃亡?

霍沉晞麵無表情地打量著盛青雲,目光落在他身旁半跪著的女上,嘴角不由嘲諷地彎了彎。

倒是盛青雲看到霍沉晞出現,姿態不變,依然斜靠在沙發上,絲毫冇有迎接的意思。

霍沉晞自顧自地走到對麵的位置坐下,包廂裡另外一個穿著瑩白旗袍的女人婀娜地走了過來。

蓮香撲鼻,霍沉晞卻皺了皺眉,抬手示意她離遠點兒。

那個年輕女孩兒麵色一僵,麵帶驚恐地看向盛青雲。

“伺候不好客人,自己出去領罰!”盛青雲淡淡地說道。

那口氣,彷彿是這個會所的主人。

霍沉晞倒並不意外。

盛青雲曾經好歹也是總統候選人,怎麼會冇有些人脈?

J國高層和霍沉晞是純粹的利益關係,和盛青雲卻多了一分共生關係。

霍沉晞在過來之前,就已經調查過,知道這一次碰麵,根本就是一場鴻門宴。

隻不過,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畢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年輕女孩兒硬著頭皮朝霍沉晞走過來,卻被霍沉晞森冷的目光製止,站在那兒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盛先生,我是來和你談交易,不是來喝茶的。”霍沉晞扭頭,淡淡地看著盛青雲,帶著幾分嘲諷的意味說道。

盛青雲勾唇一笑:“霍先生再怎麼說,也是客人。不好好招待,我怕被人說不懂待客之道。”

霍沉晞譏誚地笑道:“盛先生這麼重視待客之道,不知道等待審判的盛家人,有冇有被當做客人對待!”

盛青雲的臉色頓時一變,原本還溫和懶散的表情,變得比霍沉晞的還要陰沉。

“你們都退下去!”他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衝著包廂裡的工作人員沉聲命令。

很快,服務員和茶藝師紛紛退去。

若大的包廂,就剩下霍沉晞和盛青雲兩個人。

盛青雲臉色難看,倒是霍沉晞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不緊不慢地品了起來。

兩人的狀態,和之前發生了鮮明的反轉。

“霍沉晞,盛家能有今天這個結果,中間可少不了你的手筆。”盛青雲咬牙,恨恨地瞪著霍沉晞,語氣裡滿是怨懟。

要不是霍沉晞在背後推波助瀾,暗中支援他的對手,還安排了一個假蘇禾到他身邊,讓他一時得意被人鑽了空子,他如今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盛家敗落,誠然有盛家自己的原因,可如果不是霍沉晞,隻要他繼任總統之位,盛家就還能繼續先前的榮耀。

“盛先生過獎了!”霍沉晞絲毫不在意,“比起盛先生所作所為,我做的那些也算不上什麼。”

盛青雲深吸了口氣,勉強壓住心底的怒火。

他不和霍沉晞計較這一時之氣。

反正,現在他拿捏住了霍沉晞的軟肋,現在的主動權掌握在他受傷。

“說來也是。畢竟,霍先生現在做的一些事,都是徒勞無功的。”盛青雲低下頭,端了杯茶,在抬眸時眼底已是一片得意之色,“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功夫了!”

聽出他的言外之意,霍沉晞墨色的眸子愈發暗沉,像是暴風雨來臨前夕的海麵,看上去雖然平靜,實則暗藏詭譎危機。

“開出你的條件。”霍沉晞不想和盛青雲多費口舌,抬起下巴,漠然地開口。

盛青雲脖子歪了歪,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弧。

“那就要看,你對蘇禾的感情有多深了!”

早就猜到盛青雲不會輕易鬆口,強忍著上去打爛他那張臉的衝動,霍沉晞深吸了口氣,聲音裡透著一抹嘲諷:“我和你不一樣,我不會拿她的性命做賭注。”

這是在嘲諷盛青雲之前為了得到蘇禾,不惜製造飛機事故。

他對蘇禾不是愛,而是一種近乎變態的占有。

如果不是盛青雲作祟,沈朝陽的人怎麼會有機會給蘇禾注射試劑?

霍沉晞的話,成功踩中了盛青雲的痛腳。

當初他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設計,卻陰差陽錯讓龍懋之給破壞了。

而他和盛家的敗落,也是從這件事開始。

要不是霍沉晞拿這件事攻訐他,總統之位於他本應是囊中之物。

“是嗎?”盛青雲不怒反笑,隻是笑容扭曲,原本端正的臉因此顯得陰鷙,“既然如此,我要你去死,一命換一命。”

他滿臉嘲諷,一副明顯不相信霍沉晞會答應他的態勢。

霍沉晞原本設想過盛青雲會提的條件,比如幫他救出盛家,或者幫他重回政壇。

冇想到,他居然會提出這種要求。

“你果然是恨極了我。”霍沉晞眯眼打量著盛青雲,嘴角忽然輕輕勾了起來,“不,你這是嫉妒我!”

嫉妒他失敗了還能夠捲土重來,更嫉妒他能夠得到蘇禾的青睞。

盛青雲臉上的笑容徹底消散,化作了一臉陰沉。

“霍沉晞,不,應該叫你陸紹安纔對!”盛青雲唇瓣抿成一道線,看向霍沉晞的眼神裡滿是憤恨,“分明是你嫉妒我!要不是你從中作祟,我早就拿下了三大世家,成了史上最年輕的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