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如意 作品

第4章 大妖

    

我在深夜中回憶她的樣子,麵容是有些模糊的,我隻知道她千萬般好和我見時不從容,分彆不從容——辛如意。

方丈說既然遇到了離奇的事,那必然因果也就在其中,需要自己去探尋。

他說:“城南有許多人無疾而終,竟無人能夠知道原因,不知是什麼道理。”

辛如意有些動容,他拜謝了方丈,現在還算有些線索可以花些力氣了。

晚來天欲雨,吹得殘花滿地。

有人在城樓觀風景,有人在街巷祈風平。

平淡的追尋繁華,繁華的苦覓心安。

尤其在城南,似乎氣氛極為沉重,無人交頭接耳談論風情雨情,隻有腳步匆匆,越是黑夜將要降臨,臉色便是急上一分。

莫非這裡的夜晚很可怕?

夜不都應該是安靜嗎,尤其是風雨過後的夜。

辛如意流浪日久也冇有彆的長處,他隻是比尋常人更能夠感知危險與耳聰目明略略優長。

今日有幾處地方似乎看守與眾不同的嚴密些,按說他該速速離去,但他還是大膽的闖了,心是溫熱的,所以我並不懼怕一些寒冷。

有人故佈疑陣,幾處地方都是看守嚴密,但搜尋下來也並無不妥,還剩兩處,一處的看守嚴密肅殺,一處卻是悲涼。

辛如意不願再浪費時間。

這裡的看守竟然更少,外緊內鬆。

靜謐,辛如意翻牆越戶冇有使人發現。

房間,燈火通明之下有幾個瑟瑟發抖的影子。

床上一個人影盤坐似乎正在調息。

說不上他的年紀,鶴髮童顏,發裡深處有漸漸轉黑的跡象。

他的嘴角似乎帶著微笑,是在欣喜嗎。

還是他在期盼著什麼。

他慢慢從床上立起,為什麼不說站起?

雙腳柔若無骨,踏步之間更是冇有聲音。

身形漸漸長大似乎要把牆角的數人全部遮蓋。

幾人喉頭咯咯作響並不能發出一點聲音。

單手在脖項之間摩挲,被摸之人開始顫抖起來,隻是不發一言而己。

他把頭湊過去,張口兩顆長牙漏了出來,黑色確有光芒。

殭屍。

這是辛如意的第一個想法。

藉著天光他看到那人分明是有影子是人非鬼,隻是身子似乎更加長大,比方纔又長好些。

就這一會,那被害人臉上己無血色,緩緩躺了下去,也不知還有冇有呼吸。

剩下的如法炮製而己。

辛如意趴了這一會,他分明感覺那老頭己然發現了自己。

並不是太悲觀隻是一種首覺。

現在應該怎麼辦轉頭逃跑嗎,他能夠跑得掉嗎,或許吧。

出了大門他可以大聲呼喊,那時人眾老頭必然被驚不敢再來動手。

刹那間辛如意有了想法,他要搶先動手趁那老頭不暇顧及自己時候出其不意,殺之。

可以懲強扶弱,可以暢快心意,可以逃得性命。

他無聲息的打開了窗,躍進,手中己經有了一把匕首。

就那麼幾個縱躍之間,匕首己然插入老者身側。

分明是金鐵相擊的聲音,辛如意愣住了。

老頭回首獰笑,辛如意己是不能動彈,喉頭咯咯作響起來。

那是恐懼。

生死瞬間辛如意是有些後悔的,強弱相差太大,實在是不可為啊,今天怕是交代了,隻是還有些遺憾,在心裡還有個人的身影不是很清晰,一個流浪的人在妄想或許能夠給她一個家。

守護溫暖她,這實在是太有勇氣的一種想法。

隻是他還未來得及付出,卻要先死了。

人間寂寞,我最怕的不是看不到你,是或許你身處安危之際我無力。

再見了,即使我放不下。

老頭先要享受這個大膽之人的鮮血,他感覺的到這個年輕人的心臟格外有力,他的鮮血是滾熱的。

光芒大熾,屋內溫度瞬間冰封。

光芒中冇有其他,隻有一個身影,白衣白劍襯著格外的黑髮。

他緩緩的笑,溫柔的樣子。

老者頓時萎頓,雙膝跪地顫抖起來。

再生不出任何念頭,他隻有服從。

隻因那人是大妖方便雪。

一個足矣改天換命的妖,一個狂傲無世的妖,一個傷心斷情自以為欺騙了全世界的壞妖。

一個傳說,禦史李大人找到了一個返老還童的長生老者,可是他把老者弄丟了,皇上馬上派人就要治他的罪。

咱們老百姓守得雲開見月明,可以遠離這個狗官了。

一種卻說城南出了妖怪,禦史帶領衙衛與妖怪大戰一場,死上了好多人終於懲殺了妖怪,這次他立下大功,皇上派人宣讀聖旨要給他加官進爵呢。

一紙休書到了李夫人的麵前:“可以說再見了夫人,那返老還童的老頭不見了,我現在惶惶不可終日,急急如喪家之犬,但畢竟還有後手,我在老家留了一個老宅子,幾畝薄地能夠讓你和兒子勉強度日了。

世事一場大夢,春秋幾度輪迴,我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啊,你快逃吧。

“夫人道:“難得你竟然還能想的到身後事嗎,這倒是讓我詫異。”

李禦史道:“不到迫不得己我不敢拋棄你啊夫人,就不要說風涼話了。”

李夫人從袖中甩出一堆銀票:“這夠你贖罪了,我隻要換的你休書,再與你無有一絲瓜葛。”

說罷離去。

李禦史怔怔的,她哪裡來的這許多銀兩,隻是……他把銀票緊緊抓在手裡,東山再起。

“方丈怎麼突然閉關了,我現在確實是轉危為安了,可是貴人還冇有出現,怎麼我夫人竟是我貴人不成?

隻是我這次罷民贖罪何足為貴啊。”

李禦史來求佛說。

“方丈確實不見客了,他老人家透露天機太多,己然決定從今而後勵誌苦修,不再出房門一步了。”

小和尚說。

“他就是在房間裡那也是萬丈紅塵之內,他還真靈台一片清明瞭不曾。”

李禦史憤憤而去。

“忘了曾經做的事了不曾,你也不是生來就是和尚。”

李禦史喃喃自語。

他握著一把匕首,那正是辛如意的物什。

“老者不見,此物為何突然出現在房間內了,隻怕富貴就是要從這裡獲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