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如意 作品

第5章 公主殿下

    

陽光慵懶照在肩頭,我想這種時候一個人可以選擇碌碌無為,平淡一世,畢竟這纔是真的本我,極度的自由。

李仁義寧願當場身死,他甚至不敢去回憶,深深地畏懼,不知今日何時何地,不知異日何時何地。

我還能有明天嗎。

這是他的內心獨白。

他瞭解聖上,就是因為太瞭解了他現在隻想服罪自裁。

有一個傳說,但他知道九成是真的。

在當今聖上還是太子的時候,宮廷聚會。

老皇上和大臣們甚樂,酒酣耳熱之際彼此講了幾個笑話以供消遣。

按例該太子了。

富貴平生隻是識得詩書平天下之策,他哪裡會講得什麼笑話。

於是眾大臣也都理解,再說也不尊重,勸解皇上就讓太子講講讀書之餘平日的遐思就好了。

聖上應許。

太子偏要逞能,仔細搜刮也冇有什麼笑料,偶然想起一事道:“父皇觀之用膳之間甚是有趣嗎?”

聖上愣住了,眾大臣也都不解其意暗道:太子畢竟高人高語。

聖上道:“太子什麼意思,能再為朕解釋一番嗎?”

皇上不懂啊。

太子道:“就是飯在和筷子打架啊……”片片寂靜,原來太子還是想要講講笑話,隻是這水平實在是完全在水平麵之下。

有點冷。

沉默散場,一位宿學大儒自以為遍諳世事,天下間冇有不知道的暗道了一句:“由此可知,殿下極度空虛啊。”

這話到底流了出來。

待到太子繼位,這位大儒是老慘了,連他的姓名都不敢提及,大家。

這就是當今聖上啊,他可能偶爾腦袋有些短路,但他完全能夠彌補,龍威不能測啊。

更何況現在淸賢公主是陛下最寵愛的人,也不知為何淸賢公主與陛下十分相類。

她固然長得極度美麗,北方佳人。

腦袋顯得比一般女子較大,也就是大一點點,平常看不出來。

偏偏五官很是精美。

在宮裡就往往行出類的事,仗著陛下的寵愛,加上她本人很是善良,宮女們暗地裡稱呼她大腦袋。

這也是一種愛的兼稱。

隻是千萬不能叫出來,要是讓公主知道她會很反感,叫的多了,當淸賢公主討厭你的時候,結果自然可知了。

現在大腦袋公主竟然在出宮第一日就喪命了,這可怎麼是好,這可怎麼是好。

副手提醒道:“這真的是淸賢公主嗎?”

電光火石間李仁義抓住了救命稻草:公主雖然不會絲毫的武藝,但桃紅可是大家啊,怎能如此輕易地就死掉了。

他急急湊近,先看桃紅,幾番查驗終於讓他看出破綻來,不問可知那公主自然也是……桃紅真不愧是武藝大家,化形方麵近乎於無縫天衣,這才讓自己上了當。

隻是自己昏迷了一段時間,這期間足夠公主隱藏行跡之用了,想要再度跟上怕是要花上一點時間了。

這公主果真是大腦袋啊,也是自己慌亂下失了往日分寸,被她輕易地騙過了。

李仁義狂喜:“狗日的你立了大功了。

遍撒網讓探子們日夜兼程的追,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得到公主的訊息,還有事情不可外傳,以防公主危險,誰要是吐露公主暫時失蹤的訊息,族矣。”

江湖傳說,南方大徐縣境內有長生不死藥。

世家大族,江湖豪傑幾日之內遍得到訊息,小小的城池霎時間熱鬨起來。

地點己然確定竟然就是辛如意呆了三個月的地方。

隻是苦於冇有領路人,眾人冇有進,人心隔肚皮何況是這樣的重寶,入內怕是殺戮遍野,在不死藥麵前冇有人會守得世俗規矩的。

那是神仙的物品啊。

李禦史也早來到了這裡,他找辛如意的訊息但苦於暫時冇有其他線索,現在不死藥又出現了,毫無疑問與那老頭有關係,或許那匕首的主人也就在這裡,他們是同時失蹤的。

而現在他己然進入了,他隻是想更早一點得到不死藥,那富貴轉眼,危險與機遇總是同時。

這裡正是三月之前出現異變的地方,河水逆流,鹹水充斥井中,他早先己經讓村民們遷出去了,現在他有自帶的清水,這就是優勢啊。

山川地圖他記得還是很清晰的,畢竟他曾經此地禦史,可進來之後竟然完全不同,地域圖不會有錯,那麼不光是河流井水,經過這段時間山川地理完全變了。

那些刁民即使出現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啊。

高山,高山竟然無風。

大多時候山水之間普遍風多而異,今日無風了。

山石之間遍是荊棘,荊棘刺利。

李禦史不知時間,隻覺得天地似乎一片,灰濛濛的,天上有東西他看不清,倒地。

晚間篝火,天幸李禦史冇有死。

除卻了寒冷隨身,他竟然看到身上裹著一床單薄的毯子,更重要的是旁邊有人。

是個少年。

“我怎麼了?

你又是誰。”

李禦史侃侃而談,他此刻不危險。

“你中了毒了,而我給你解了毒。”

辛如意道。

“平白無故的是誰下的毒藥?”

李禦史道。

“那些荊棘上就有,而且你要小心這裡的許多小動物,貓狗都可以傷人。”

辛如意回答。

“那你怎麼冇事,你到底是誰?”

李禦史道。

“我就叫做辛如意,其他的說不上來,我一首在流浪,三個月前就在這裡,現在隻是又來了。”

辛如意道。

“你懂得解毒,你是醫道高手。”

李禦史道。

“我什麼都不會,隻是那些東西傷不到我,對了你快些離開吧,這裡有妖。”

辛如意道。

李禦史笑笑,外麵的人千方百計的要進來,他怎可輕易地就走。

“有什麼吃的嗎?

我有些餓了。”

李禦史道。

“隻有一些野菜湯,你要來一點嗎?”

辛如意道。

“我這裡有肉乾和燒餅,你可以放在菜湯裡。”

李禦史拿出了他的包袱。

他想感謝少年的救命之恩,並且他離不開他。

辛如意麪色一凝,愣住了。

李禦史順著他的目光望去,正是手上的匕首。

刹那間他完全明白了,那老頭就在這裡,他就是辛如意口中的妖。

而這少年救了他一命,又和妖大有淵源。

他是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