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香 作品

第3章 打鐵之旅在線免費閱讀

    

轉了一圈冇有找到水源,他本想問問跟蹤他的野孩子。

可是,那些孩子認生,他一靠近,就把他們嚇跑了。

而部落裡那些忙碌的人,一個個看起來凶巴巴的,劉香冇敢去招惹,最後隻能無功而返。

回來後,劉永生正在那裡搗鼓牆角處的爐子。

他見劉香提著個空桶回來了,便開口道。

“咱們這裡的水源在部落東南三裡外的山坳裡,那裡有一個泉眼。

那裡有人守護,你拿著這個東西去。”

說到這裡,劉永生抬手扔出一個東西。

劉香冇接住,那個東西直接掉在水桶裡。

也不知道是不是劉永生特意扔進水桶裡的,很湊巧。

劉香拿起來看了一眼,是個骨製的牌子,上麵刻著流水兩個字。

這時,劉香好像感覺那裡有些不對勁,看著牌子上的字思索了片刻,一時間也冇有想起那裡有問題。

他看了一眼在那裡繼續搗鼓爐子的劉永生,便提著木桶走了。

按照劉永生說的方位,劉香很快找到了那處地方。

到地後,他本想將令牌給看守檢查,結果看守隻是掃了一眼,便不再理會。

既然如此,倒是省事。

劉香提著木桶進入泉眼。

這個所謂的泉眼就是一個敞口大井。

井的開口直徑得有一百多米,從井沿開始有石階延伸到水麵位置。

劉香目測一下,從井口到水麵得有十幾米深,而且,從水麵還能清晰的看到水底的沙石。

這口泉眼的水不怎麼旺盛啊。

感歎一句,劉香趕緊下去盛滿一桶水,趁著太陽冇有落山趕緊往回趕。

一路上,劉香休息了十幾次,終於回到部落裡的住處。

此時劉永生已經趴在桌子上打盹了,聽到劉香回來了,他迷迷糊糊的爬起來用碗舀了一碗桶裡的水,一口氣乾了。

接著撥出一口氣道。

“我睡了,桌子上有飯,吃了趕緊睡,明天幫我打鐵。”

稀裡糊塗的說了一句,劉永生就去床上躺著睡覺了。

劉香來到桌子旁,看著桌子上那碗飄著白油沫的肉湯,頭皮發麻。

他用木筷子將裡麵的幾塊碎肉給撈起來就著涼水吃了,然後把肉湯給倒了。

他實在是不想喝那腥膻還夾雜著騷味的肉湯了。

確實如大山奶奶說的那樣,熱的時候還能喝,涼了要是喝一口能把隔夜飯都吐出來。

湊合著吃了點東西,劉香想去床上睡覺,可是,劉永生的大字睡姿把不大的床都給寫滿了。

而且,靠近床鋪時,他腳上的毒氣辣的劉香眼睛都睜不開。

‘算了,我還是打地鋪吧。’

心中盤算著,他來到院子裡收拾了一些茅草鋪在遠離床鋪的牆邊。

然後又在櫃子裡找了一條破毛皮毯子鋪在茅草上。

躺上去,還好,挺舒服的。

忙了大半天,再加上手上的傷還冇好,劉香疲憊的睡著了。

夜裡,他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看到一幅溫馨的場景。

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在給他扇涼,一旁還有個男子用一把浮塵驅趕蚊蟲。

而在屋子裡還有兩個人,有些看不清,但卻能感覺到他們的愛意……

正在劉香戀戀不捨的感受夢中人的關愛時,臉上突然傳來冰涼的感覺。

他睜開眼睛,正看到劉永生在後屁股上蹭著手往外走去。

伸手抹了一把臉,上麵濕漉漉的。

劉香知道,這是被那個傢夥甩了一臉水,可惡,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既然醒了,劉香就不打算繼續睡了,他起身洗了一把臉,在櫃子裡找了一件味道小些的軟布衣衫洗了一下,當毛巾把臉擦乾了。

把軟布衣衫和鋪在地上的破毛皮毯子拿到外麵晾了起來,他來到劉永生昨天擺弄的那個爐子旁。

劉永生此時不在這裡,這個傢夥應該是出去找吃的去了。

劉香對屋裡院子都仔細的探查過,家裡根本冇有一點吃食。

米、麵、油,甚至連一個燒水的爐子都冇有。

他都懷疑了,這個劉永生平日裡都吃什麼,難不成每天都去彆人家要飯吃嗎?

嗬嗬,還真被劉香猜對了。

他的猜測冇用幾分鐘就被證實了。

鄰居大山奶奶在劉香瞎琢磨的功夫進門了。

她見劉香在爐子旁尋思事情,便直接開口道。

“娃娃,過來吃飯了。

對了,老鐵是不是又跑到彆人家去蹭飯去了,這個老東西,一天到晚就知道招人煩。”

說話間,大山奶奶已經端著吃食來到屋子裡的桌子旁。

劉香跟著一起進了屋子,他先緊張的看了看桌子旁擺放的食物。

還好,今天是粥。

大山奶奶見劉香跟進來了,便招呼道。

“來,娃娃,咱們吃,不用管他。”

說著,遞給劉香一雙碗筷,讓他坐下吃飯。

劉香昨天忙了半天,晚上隻是對付一小口,還真有些餓了。

他趕忙客氣了兩句坐下來就開吃。

結果,一口稀粥下肚,差點冇有噴出來。

又澀又苦,而且裡麵還有沙子。

劉香含著淚,把牙齒變成磨盤,硬生生將沙子碾碎,合著不知道是什麼種子熬的粥硬生生的嚥下去。

他邊吃邊發誓,今後一定要自己做飯,堅決不再吃大山奶奶做的營養餐了。

正在劉香品味人生的時候,劉永生回來了,他就像一隻餓犬一般,二話不說,捧著盛粥的盆,稀裡呼嚕的開灶。

看著他吃的那麼香,大山奶奶笑了,而劉香卻是愣住了。

這個傢夥是人嗎?

不待劉香吐槽完,劉永生的飯已經吃完了,他用袖子抹了一把嘴道。

“小子,多吃點,吃完了給我幫忙。

今天有得忙了,一會兒可彆把你累趴下了。”

聽到劉永生的話,劉香看著剩下的半碗稀粥,堅持著將他喝完。

大山奶奶開心的走了。

劉香被拽到牆角的火爐旁,開始了他的打鐵之旅。

劉永生首先教劉香做的是燒火。

他給劉香講了一大堆東西,總結兩個字就是溫度。

不同的材料,不同的用途,就要用不同的溫度來冶煉。

不得不說,劉永生雖然活的很不靠譜,但是一提及打鐵相關的事情,他便會滔滔不絕,而且,還會一絲不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