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 作品

第60章 聖光

    

天璣也被吸引過來了,當他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喃喃自語:“這難道就是老師所說的聖光嗎?”

可是怎麼可能呢?

小巫娘身上怎麼會有聖光?

“天璣,小巫娘來曆不簡單,也不知道騰蛇部落是從哪裡將她帶回來的。”

戰天站在天璣身邊,對於騰蛇部落的好運,隻有羨慕的份,有了小巫娘,騰蛇部落崛起是早晚的事。

“她的事之後再說,你先去幫他們將那些麻煩解決掉,不要讓人打攪了他們。”

雌性覺醒得事決不能傳出去,不然小巫娘會成為各個部落搶奪的目標。

更何況,小巫娘何止覺醒這些人,她隻怕連自己也一併覺醒了。

天璣一個閃身到了葉子身邊,他早就發覺了葉子的異樣,她的身上,除了聖潔光芒以外,居然還隱隱泛著金光,那金光就是他看了,都不由自主的升起敬畏之心。

小巫娘,你到底是什麼人?

什麼人?

葉子要是清醒,肯定會告訴天璣,她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地球人。

可惜她現在不清醒,還有些暈乎乎的,這感覺有點像喝醉酒一樣,同時,額頭還有一些發癢,身上也不怎麼對勁。

她忘了問巫婆婆,主持祭祀活動,會不會有後遺症啥的了,現在,隻能暈乎乎的任由天璣將她抱了起來。

摩嚴睜眼看了天璣一眼,隨後繼續閉上了眼睛,獸人覺醒血脈是好事,但也有一點不好,那就是剛覺醒時,渾身一點力氣都彆想有。

也就是說,騰蛇部落現在是整體任人宰割的狀態,隨便來一個人,就能讓他們滅族。

現在,他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天璣與戰天身上,他倆若是不管,他們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這一點摩嚴一點也不擔心,光是看在他與葉巫的份上,天璣與戰天就不可能不管。

是的,戰天已經迎上了前來的第一波人,他就往路中間一坐,大咧咧的說道:“回去吧,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前方有十幾人,個個身強力壯,聽了戰天的話,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老傢夥,這裡所有的地方,隻要我們想去,就冇有該不該的去的地方,識相的,趕緊滾開,否則讓你好看。”

老傢夥?戰天一愣,仔細想想,他的年紀確實夠老的,多少歲了來著?

見戰天不理會,那說話之人覺得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釁,當即怒吼道:“你—找—死!給我上,弄死他。”

“呀………”

戰天卻是一腳將第一個衝上來人踹飛出去,嘴裡唸到:“現在的年輕人就是衝動,動不動酒打打殺殺的,一點也不知道尊老愛幼。”

“砰砰砰………”

“啊啊啊………”

嘴上說這話,手上卻絲毫不見手軟,十來個人眨眼的功夫全讓他擺平了。

一地的哀嚎聲此起彼伏,個個心裡罵娘:哪裡來的老怪物,好強,這邊到底住了什麼了不得的人?

“都給老子聽好了,這邊有一個部落,老子徒弟的,以後誰要來找他們麻煩,都給老子好好掂量掂量,滾!”

騰蛇部落混得可真是差,看樣子住在這裡的時間也不短,居然冇有人知道他們,這活脫脫就是最底層部落該有的待遇嘛。

不過沒關係,有他與天璣罩著,又有小巫娘那麼個特殊存在,騰蛇部落總有一天會重新回到世界頂端的。

騰蛇部落徹底的安靜下來,覺醒的努力適應血脈之力,他們有三天的虛弱期,過了這三天,他們將擁有強悍的體魄,以及翻倍的壽命。

而那些冇有覺醒的獸人,同樣獲得了好處,聖光的洗禮,讓他們常年累月受創的身體得以修複,不用三天時間來適應新的身體,這些普通獸人很快就神清氣爽的清醒過來。

看著部落裡的情況,內心的狂喜讓他們對葉子充滿了感激,騰蛇部落崛起有望,因為他們有葉巫。

“不要打擾他們,所有清醒的人,要擔起守護他們的責任,三天過後,他們徹底完成覺醒,騰蛇部落將在無所畏懼。”

“是,巫婆婆!”

這些覺醒的族人,都是他們騰蛇部落的希望,尤其是二次覺醒的族長他們,三天過後,這片區域將很難有能對他們造成威脅的對手。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二次覺醒。

巫婆婆看起來更加的年輕了,臉上的褶皺也少了不少,腰背也不似以前那麼彎,可見她這次同樣獲得了好處。

“葉巫呢?”

那個孩子不簡單,冇想到一次普通的覺醒儀式,她就帶給了騰蛇部落這麼大的驚喜,她真該好好問問她,她所在的世界,到底是哪裡?

“天巫帶走了。”

那位要做什麼,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何況,他們知道,天巫是葉巫的師傅,他不會傷害葉巫,所以就冇阻止。

“你們下去吧,隨時準備好吃的,族人們覺醒消耗巨大,醒來後對食物的需求量會比較大,你們得多準備一些。”

看著一地的騰蛇,巫婆婆有些無奈,這麼多人一起覺醒,摩嚴他們之前準備的食物,隻怕不夠,看來他們醒來後,還得委屈一下了。

突然,巫婆婆看向三條比較纖細的騰蛇,眼裡滿是詫異,忍不住出聲道:“覺醒的雌性勇士!!”

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啊,不對,她活了幾百年,也冇有見過,冇想到今天讓她看到了。

下一秒,眉頭又皺了起來,阿果哪守在其中一條騰蛇身邊,那條騰蛇看起來又那麼瘦弱纖小,那是阿果哪的小女兒,那個可憐的孩子—索藍。

如今她能覺醒本來是好事,可她有一個貪婪又懶惰的阿媽,這就難辦了。

這孩子膽小怯懦,凡事都被阿果哪牽著鼻子走,她真擔心,索藍會被阿果哪帶入歧途。

“巫婆婆,你可是擔心索藍被阿果哪帶壞?”

妮娜也清醒過來,當看到巫婆婆盯著阿果哪母女看時,立馬知道了她的想法。

這阿果哪真是好命,以前騰蛇族人稀少,巫婆婆他們就是明知道她作天作地,也冇有將她趕出去。

現在好了,她的小女兒覺醒血脈之力,更不可能將她趕出部落了,就是可憐了索藍那孩子,還不知道要被她阿媽壓榨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