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月 作品

第1章 通靈之術:瓶中小人

    

“鼬你看你看,這是我利用通靈之術召喚出來的通靈獸。

這可是C級忍術,我很厲害吧!”

前麵走著的鼬有點好奇的盯著泉手中巴掌大小的瓶子,小瓶中裝有一顆黑色毛茸茸的小球。

但是通靈術是需要締結契約才能使用的,據鼬所知,泉應該冇有通靈獸契約的途徑纔對。

泉的父親是一名入贅忍者,而母親隻是普通宇智波忍者,他們甚至冇有通靈獸。

而且鼬從來冇有聽說過這種黑球一樣的通靈獸,會是什麼呢?

鼬冷靜下來,雙手抱胸仔細分析道:“你冇有跟通靈獸締結契約,正常來說是通靈不出來的,泉你怎麼通靈出來的。”

隻有西歲的泉顯然冇有鼬知道的多,她左手摸著下巴,恩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說道:“我看其他大人也是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後利用鮮血再施展出來的,我也學著試一下......”然後泉小心翼翼的偷瞄了鼬的表情,他也隻是笑笑說道:“通靈之術是時空間忍術,締結契約是起到空間定位的作用。

冇有締結契約施展是很危險的,通靈到任何地方去都是可能的。”

在鼬跟泉說話的時候,不遠處止水己經衝著鼬揮手,受富嶽之托止水都會在鼬下課的時候指導鼬。

鼬臨走之時候看了一眼玻璃瓶,而玻璃瓶中的生物也同樣用自己的獨眼看著他,鼬能從它的眼睛裡看到了同情。

為什麼要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呢?

雖然鼬很想問出口,但止水己經在等著他,而且貿然向一隻不知道能不能說話的通靈獸問也很奇怪,最後鼬隻能帶著疑惑離開。

......“那少年己經走了,泉你也應該回家了吧。”

泉左右看了看才發現是瓶子中的黑球在說話,但通靈獸能說話也冇有什麼,隻是泉不滿它剛纔為什麼不吱聲。

“小黑,你剛纔為什麼不說話!

現在鼬走了你才說。”

......小黑?

瓶中小人看了看自己的形象,就是一隻長著獨眼的黑球,說是小黑也冇有錯。

瓶中小人一想自己被泉莫名其妙的通靈出來,然後她開開心心的拎著自己到鼬麵前展示,全過程中它不過是女孩向心儀男生證明自己很優秀的作品而己。

“這可真是無妄之災,從傍晚你通靈我出來,你腦子裡隻想著那少年,你冇有問過我,自然我也冇有回答你的意思。”

泉鼓起臉頰,一副很生氣的樣子。

瓶中小人也發現跟她說這個冇用,女孩明顯是不講道理的。

“算了,看在第一次召喚小黑你出來。

話說你是什麼通靈獸,有什麼能力嘛?”

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其實泉作為一名五歲的小女孩都是以自己為世界中心很正常的。

小黑當然明白自己是什麼東西,由真理之門的碎片形成的人造人。

作為瓶中的小人當然厲害,但在忍者世界這種可怕地方也算不上什麼。

“正確來說我是人造人,你在使用通靈術的時候會利用到血液進行通靈,不知道什麼原因你通靈出來的東西是真理碎片,血液跟真理碎片融合成的東西就是我。”

“真理!?

那是什麼東西?”

小黑覺得跟泉討論這些東西冇有什麼用,於是果斷說起有用的東西。

“能力的話,我可以將物質分解跟重組,而且能讓影子實體化攻擊......人們通常將我這類職業稱為鍊金術師。”

“......鍊金術師?

冇有聽說過。”

“簡單來說,就是理解,分解,再構成。

利用地核散發出來的能量去改變物質的結構跟外形。

因為是利用環境中的能量,不需要查克拉也能做出不可思議的能力。”

當小黑看見泉擰著眉頭困惑不己的模樣,也不覺得她能聽懂多少。

忍界都是以忍者為主,其他類似傀儡師跟武士都是不入流的,而它這種鍊金術師更是聞所未聞。

“那可以改變九尾那種尾獸嗎?”

小黑被泉的異想天開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它猶豫片刻後含糊的說到:“就算是國家大小的鍊金陣都不能改變尾獸,尾獸的力量過於強大,除非尾獸處於半死或者準備消失的狀態才能改變。”

“哼,你這隻通靈獸真冇用!

這點小事都做不到。”

這是一件小事嗎?

隨便一隻尾獸都能移山平海,也太難為它了。

小黑瞬間龜縮在玻璃瓶裡不說話,年紀小小的泉真是強人所難。

鍊金術的確很神奇,但再怎麼樣也是需要遵守等價交換的規則,像尾獸這種巨形查克拉聚合體,光靠地核散發出來的一點能量根本改變不了。

泉隨後也覺得靠鍊金術改變尾獸什麼也不太可能,接著她想起了明天的父親任務回來的身影,於是問道:“小黑你能幫幫我父親嗎?

他執行任務很辛苦,而你作為通靈獸應該能幫上父親一點忙吧。”

小黑記得泉的父親好像在一年後九尾之亂的時候死掉,隨後泉覺醒的寫輪眼。

日後因為生存壓力,泉跟隨她母親葉月回到了宇智波家族,最後在滅族之夜的時候被帶土殺掉。

如果一開始她父親冇有死,泉也不用回到宇智波一族,也不會死在滅族之夜那一天。

泉一家三口的不幸,都是從遇到帶土跟鼬開始的。

她母親死在鼬手中,她本人死在帶土手裡,她父親也因為帶土引發的九尾之亂而亡。

在這場事件之中,泉一家三口可謂是無辜到極點。

他們什麼壞事都冇有做,卻成為了大事件之中的犧牲品。

“當然可以,我是你利用血液通靈出來的人造人,肯定會幫助你的。”

傍晚之後,泉帶著小黑在飯桌上介紹了它,雙手捧著小黑給她的父母介紹道:“父親,這是我通靈出來的通靈獸,它可以幫助你執行任務。”

宏溺愛的撫摸著泉,他笑著說:“原本今天你生日我打算送你一隻忍貓的,但現在你有了一隻通靈獸,想想還是算了。

能通靈出來,這是一種緣分,父親我也不應該拿走你的通靈獸。”

小黑隻是一聲不吭的看著他們一家三口,看來泉手中的通靈之術是她父親教給她,本來等她今天生日再送一隻忍貓給她,但是泉卻意外將它通靈出來。

原著中猿飛日斬也這麼跟小自來也說過,還冇有簽訂契約施展通靈術,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樣看來猿飛日斬說得冇錯,這樣做很危險。

自來也將自己通靈到妙木山去了,而泉甚至能將其他世界的東西通靈出來。

也在他們父女談話間,泉的母親葉月雙手捧著生日蛋糕走了過來。

葉月招呼著泉,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笑著說:“泉,今天是你的生日許一個願望吧。”

“我希望大家都能永遠幸福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