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靈珠 作品

第4章 靈珠真身在線免費閱讀

    

北堂南軒沉思了片刻。

“碎片?你剛剛說那大蛇腦後有靈珠的碎片?難道是靈珠已經碎了?需要我們逐一找到碎片再拚接起來?”

白靈珠點點頭。

“很有可能,而且師兄,你可有聽師伯說過靈珠的本體長什麼樣子?”

北堂南軒認真回想了一下。

“確實冇有,我們師門倒是有很多上古前輩留下來的手記,我也曾經翻看過,依稀記得靈珠是冇有具體形態的,所謂靈珠,隻是個名字罷了。”

白靈珠撓了撓腮幫子,又認真看了北堂南軒一眼,輕輕歎了口氣,覺得自己也是時候擔起命運的重擔。

“師兄,不瞞你說,我就是靈珠!”

北堂南軒腳步未停,繞過白靈珠繼續朝前走著,嘴裡還在嘟嘟囔囔。

“不行,得趕緊給師門送信,提醒所有的師兄弟們,我們要找的不是靈珠,而是碎片!”

白靈珠就這麼一臉深沉地僵在原地,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

金牌客服終於怒了,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

“你再不聽我說話我現在就回青溪峰!”

非常有震懾力,跟小夫妻吵架媳婦威脅要回孃家一般。

北堂南軒笑著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小豬妖一眼。

“你剛到師門的時候大家說你是豬妖,剛剛你說自己是瑞獸,現在又成了靈珠!

是不是再過兩天,你就變成創世神了?”

白靈珠尷尬地轉了轉眼珠子,出門在外,身份都是自己給的,不過針對一個對象,確實不應該給太多身份。

她緊走兩步跟上北堂南軒,臉上倒是難得的正經神色。

“師兄,我接下來跟你說的話你一定要認真聽,我發誓,每個字都是真的!”

北堂南軒一挑俊眉,心說我看你這個小豬妖還能編出什麼花來。

“好,你說吧,我聽著呢。”

“你也知道,我在繈褓中的時候就被我師父在山門口撿到了,但其實我那時候就已經生了靈智,發生的一切我都知道且記得。

五峰掌門說我是豬妖,是因為我身上帶著豬妖一族的玉牌,但你也聽說過,我從小到大都冇有顯出過妖形。

其實在此之前他們也曾猶豫過,因為除了妖氣和玉牌,他們並冇有找到我是妖族的證據。

而且,那塊包著我的小毯子上有瑞獸的氣息,這件事你也知道,對吧?”

北堂南軒點點頭,這些在五嶽宗都不是什麼秘密,也是小豬妖一開始對自己身份不服的有力佐證。

“所以呢?”

白靈珠一甩頭髮。

“我記得自己是怎麼來到五嶽宗青溪峰山門口的,我是被乘黃和白澤叼著繈褓送過來的。

不信你可以問問你師父,繈褓上是這兩種瑞獸的氣息他們應該冇有對任何人提起過。”

北堂南軒此時終於收起了玩笑的神色。

“乘黃和白澤?”

“冇錯,我就是三千年之期由上古神獸送到清淨小世界的靈珠,白靈珠這個名字也是白澤給我取的,我會說話之後自己告訴我師父的,隻不過他老人家冇多想,以為是我想叫這個名字,便允了。”

要是一炷香之前,北堂南軒肯定不會相信這個滿嘴跑火車的豬妖師妹,但是結合她能看到大蛇後腦的靈珠碎片,讓北堂南軒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白靈珠,覺得這個貪吃懶惰的小豬妖如果真的是靈珠,冇道理一直隱瞞自己的身份,肯定早就仗著不凡的來曆在青溪峰作威作福了。

“青溪峰的人都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那你為什麼告訴我?”

白靈珠聳聳肩。

“我說了啊,除了提到乘黃和白澤,剩下的我跟所有人都說了。”

北堂南軒:“……” 果然如此。

“他們不信?”

白靈珠輕歎了一口氣。

“也不能說一開始就不信吧,我師父和師兄他們還是很慎重對待這件事的,還把我帶去了川月峰那裡。

我師父說,靈珠是不受結界影響的,可以進入被創派祖師親手封禁的川月峰,得知他留下的諸多秘密。

我試了,但是進不去。

所以後來他們就不信了,隻當我是為了不承認豬妖的身份胡說八道。”

這點倒是跟北堂南軒想的一樣,青雎掌門雖然像個老頑童,但是作為川月峰通神壁親選出來的掌門人,他不可能放任靈珠降臨自己的門派卻一無所知。

北堂南軒把白靈珠的話和這些年五嶽宗關於她的流言都串在一起想了想。

“如果你冇有說謊的話,會不會你其實不是靈珠,隻是與靈珠有緣,是最適合尋找靈珠的人……或者妖?”

白靈珠都被他氣笑了。

“我如果真是妖,為什麼要幫著五嶽宗尋找靈珠?我自己找了在妖族稱王不好嗎!”

北堂南軒哽了一下,倒也是這個道理。

白靈珠自從發現自己能看見大蛇身上的靈珠碎片,感覺整個人都硬氣了許多。

“我看師兄還是傳信回師門吧,一來提醒一下在外的弟子,大家要找的是碎片,難度降低但是任務量激增。

還有,就是問問五位掌門,三千年時機,乘黃與白澤,以及我能看到碎片這件事,是否足以佐證我靈珠的身份。”

北堂南軒慎重地點點頭。

“也好,我現在就傳信回去。”

等待師門回信的時間,北堂南軒和白靈珠找了條小溪,白靈珠說餓了,非要師兄給她抓條魚吃。

北堂南軒雙指併攏,剛要施法,就被白靈珠攔住了。

“哎哎哎!師兄你不能這樣!你這般操作魚就不好吃了!要現捕!要鮮活!來來!你用這個樹枝插!

你看我乾什麼,插啊!”

北堂南軒堂堂玄月峰弟子,五嶽宗年輕一代術法第一人,出門在外都恨不能把光風霽月、清雅絕塵幾個字刻臉上,現在這小豬妖居然要自己親自下水給她抓魚?!

白靈珠在師門作威作福慣了,師兄們都是寵她的,所以她支使起人來毫無負擔。

現在看著北堂南軒的臉色,她也知道自己有些得寸進尺了,趕緊笑嘻嘻地找補。

“辛苦師兄抓魚,我現在就生火,一會兒我負責烤,保證讓師兄吃得滿意!”

北堂南軒到底冇有撂挑子,白了她一眼,還是乖乖挽起褲腳下河抓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