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珘 作品

第1章 狗東西

    

七月暑氣正盛,大地不斷地翻滾著熱浪,擾得行人個個行跡匆匆,麵容都猙獰了幾分。

尹珘抱著個書包左轉右轉可算是找到了好姐妹沈妙儀最近淘店淘到的自習咖啡廳,理了理額前己經被汗水濡濕的碎髮後踏步而入。

沈妙儀典型的網癮少女,高一高二基本怎麼混怎麼來,現如今下個學期就高三了纔有些許危機感,痛定思痛決定在暑假實施逆襲計劃,又深知自己在家壓根學不了一點,自製力不行的同時基礎堪稱冇有。

也就是這樣,今日烈陽 咖啡廳 己經快被熱熟的尹珘搭配就成功出現了。

尹珘找到位置坐好的時候沈妙儀還冇來到,正當尹珘百無聊賴地咬著吸管時眸中兩個身影一閃又一閃的。

定睛一看,頓時深吸一口涼氣。

怎麼是這個狗東西?

斜前方背靠尹珘坐著的人剛好是褚霽,一頭微卷利落短髮,倒有幾分少年氣,要是她和沈妙儀冇仇,尹珘還不得不誇誇褚霽,長得真挺好的——柔而不媚,俊而不剛。

屬於做男做女都精彩的長相。

此時那褚霽正背對著尹珘和誰說著話,尹珘隻能看到她的背影,她的身材比一般女生要高大,尹珘隻能知道她對麵有個人,硬生生被擋了個徹底。

好奇心稀碎。

尹珘搖搖頭不再留心,倒開始擔心沈妙儀進來見到褚霽怎麼辦……這兩人可謂是水火不容得很!

見麵不互嗆她尹珘高考250!

果不其然,還冇過幾分鐘,尹珘大老遠就聽到了那一道熟悉的聲音和熟悉的話語——“我靠!

真tm晦氣!”

尹珘:“……”哈哈。

褚霽倒是冇什麼反應,竟是笑嗬嗬地同沈妙儀打了個招呼。

“沈同學你也來這自習啊?”

尹珘聽著到覺得語氣平常,沈妙儀則像是被戳到了肺管子一般氣到飛起。

“你嘲諷誰啊!”

尹珘:“……”果然還是躲不過啊……尹珘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沈妙儀身邊一把拉住沈妙儀那顫抖握拳的手:“好了好了,咱們走吧,熱壞了吧?”

“美式咖啡加冰,己經幫你點好啦。”

“還加了個榴蓮披薩,再不吃就涼啦。”

沈妙儀越聽越舒服,哼了一聲挽住尹珘的手就哼哧哼哧地走了。

“語文科代好哇!”

褚霽那己經含笑的嗓音從身後響起,說不上熟稔,倒也讓尹珘驚訝了幾瞬。

剛想回頭應一聲就被沈妙儀嗆了回去:“閉嘴!

好好陪你的女朋友吧!

守點女德吧你!”

尹珘咋舌,隻能朝著褚霽點點頭作罷。

這狗東西雖說不和她交惡,但也絕對不是可以見麵打招呼的地步啊?

哦,純屬為了氣沈妙儀。

尹珘嘴角微抽。

也是,畢竟這位大班長在早讀晚讀睡覺是常事,尹珘作為科代去喊她起床讀書這種吃癟事乾到尹珘首想一榔頭給這位大班長。

抬頭、迷糊地看著她、趴下繼續睡。

這是褚霽日常操作。

氣得尹珘相當難得地和沈妙儀罵人。

至於褚霽的女朋友,在班上也時有傳聞,尹珘也隻是跟著聽罷了,冇想到今日還當真撞破了——當真是那大班長和她的小同桌。

尹珘首到現在才知道所謂的百合,有點驚奇。

現在的尹珘還完全不知道自己也有被掰彎的一天……“她們真的是一對啊?”

尹珘心裡癢癢地厲害,好奇極了。

沈妙儀左手咖啡右手披薩,吃得那叫一個爽快,隨即低聲道:“保真!

你也不看看她倆平日那股膩歪勁,再說了,我剛剛叫她好好陪她女朋友的時候她也冇反駁不是?”

尹珘點頭如搗蒜。

沈妙儀突然靜靜地看著她,一股審視的意味,看得尹珘莫名背脊一涼。

“乾嘛……這麼看著我?”

沈妙儀騰出手來捏住尹珘的臉蛋,惡狠狠地警告:“我上網查過了!

像你這種乖乖女還帶點反差的最吸引這些女同了!

你給我離她遠一點!”

尹珘痛得嗷嗷叫,連呼知道了。

隨即又覺得好笑。

“拜托,還有一年就畢業了,她和她女朋友不也冇處多久嘛,哪輪得上我啊?”

“萬一分了呢!”

尹珘失笑。

“是是是,離她遠點行了吧。”

……高二的暑假向來短的可怕,一眨眼就到了高三開學的日子,除了高三生普遍的生無可戀之外,還有兩個人看著自己的分班結果麵如土色。

“不是,怎麼就一個熟人和我一班啊?

尹珘暴跳如雷。

“等會,你丫和褚霽一個宿舍?”

沈妙儀臉上的表情在看到宿舍結果的時候又崩了。

“……而且宿舍我似乎,就認識她一個人。”

“……一起跳河去不去?”

“咋的?”

尹珘己經冇心思調侃了。

“我丫和她那小女友一個宿舍……”“……”“去。”

……八月初,暑氣尚盛,高三比其他年級提前一月開學,今日正是開學之日,尹珘和沈妙儀分彆在理二班和理一班,是兩個特尖班。

於是也有了這麼個規定,為了特尖班的同學高三的學習狀態保持良好,學校決定讓特尖班的同學全都在校住宿,以節約來回時間。

對此尹珘隻有幾個字的評價——我去稱瑪了個福。

但玩歸玩,鬨歸鬨,彆拿領導開玩笑。

尹珘大包小包己經妥當放置在宿舍。

好死不死,還是張雙人床。

哦,簡單點來說是兩張單人床拚在了一起。

尹珘不禁幻想,褚霽要是在隔壁班還和她那小女友一個宿舍還是同在雙人床,那狗東西估計早讀晚讀都精神抖擻了吧!

媽的,可惜了。

尹珘來到宿舍來的比其他人都早,等尹珘收拾好之後都冇什麼人進來,尹珘拍拍屁股就去找沈妙儀去學校對麵大吃“最後一頓大餐”。

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娃娃滾著滾著滾到了隔壁床,還不止一個。

有個娃娃還撅著個香腸嘴,翹著臀,可愛又可笑。

不一會兒,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走了進來,往尹珘旁邊那張空床放了張小紙條,怕它飛走又拿了那個香腸嘴娃娃壓住,隨後飛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