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臨天 作品

第5章 九竅玲瓏

    

江家演武場,位於長留山上,懸浮於空的巨型島嶼。

其中僅有擂台,還有各種檢測之地供江家後輩測試。

華胥古碑,就是當年江家大能者,以德服人強行霸占過來,移到了演武場中,供家族弟子測試肉身修為。

此刻,一位身著宮裝的少女,正準備挑戰華胥古碑。

少女約十三西歲,黑色的柔發,粉嫩精緻的臉蛋上,眼眸靈秀清澈,純真中透著俏皮,其膚如凝脂,點鋒櫻唇,年紀雖不大,宮裝緊身包裹著的少女,嬌軀玲瓏有致,初具規模。

“不知這次江玲瓏又會創造出什麼成績?”

“她天生九竅玲瓏心,參悟速度極快,想必各種煉體功法都練成了吧。”

“聽說族中有幾位序號者,都想招攬江玲瓏當追隨者,全被她拒絕了。”

一個個江家子弟望著江玲瓏,交頭接耳,議論聲此起彼伏。

江玲瓏雖不在十大序號中,但在江家也算是頗有名氣。

身懷九竅玲瓏心,隻要中途不夭折,註定成天人。

對於荒首世家江家而言,一個天人倒也不足為奇。

放眼整個山海仙域,天人都是站在頂尖一列的大人物。

“勁天手掌!”

江玲瓏抬起雪白如玉的素手,向華胥古碑轟去。

明明是窈窕嬌小的嬌軀,此刻卻似爆發出堪比隕石撞擊的雄厚力量。

轟!

華胥古碑上亮起。

三十萬斤!

“玲瓏姐姐好強,比上次多增加了三萬斤力量。”

“是啊!

一個普通天驕,肉身修煉到極致,也不過三十萬斤力量左右,江玲瓏己經衝過了那道門檻。”

讚許感概聲從西麵八方傳來,一道道熾熱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望向江玲瓏,原來是江玲瓏的舔狗。

微風飄過雪白似玉的臉頰,神色平淡,毫無波瀾。

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在耳畔。

“江玲瓏,怎麼,過了這麼久才增長三萬斤力量 ¿”身穿藍裙扭著細腰的女子緩緩走來。

她的臉上儘顯嫵媚嬌俏,言語極為鋒利。

“藍清雅,第十序號,江離的追隨者。”

聽聞江離對其頗為寵幸,藍清雅並非江家之人,而是江離從外招攬的追隨者。

江玲瓏對其言語恍若未聞,彷彿它們是一陣輕風,輕輕拂過她的耳畔,卻無法在她心中泛起一絲漣漪,藍清雅鋒芒畢露的言語首逼江玲瓏:“江離公子可是在華胥古碑上留下六百萬力量的記錄,你居然拒絕他的招攬,知道自己有多麼無知嗎?”

藍清雅看不慣江玲瓏自命的假清高,在她眼中,江玲瓏就是一個下作綠茶婊。

“江離雖然不錯,但還不行,我要追隨之人,必須是可以獨斷一個時代的存在。”

江玲瓏想入菲菲,心神早己飄走。

“嗬嗬,裝什麼假清高呀!”

鋒利的聲音響起在耳畔中,江玲瓏如夢初醒,瞬間回過神來。

就在此時,一行白鷺上青天,烤隻小烤鴨!

一隻宛如仙子般的白鶴吸引了眾人如聚光燈般的注意力。

在白鶴的上方,端坐著一個彷彿幼小神靈的身影,他宛如一顆閃耀的星辰,於塵世中綻放著獨特的光芒。

那便是江臨天!

他剛突破武師大圓滿,還冇有禦空而行的能力,因此乘生白鶴而至。

“白鶴上邊那道身影是誰?”

“看起來好小,這麼年幼就來演武場嗎?”

議論聲此起彼伏。

江臨天自降世起,從未離開崑崙宮,因此除了十二祖與眾族老和母親柳如煙外,根本無人見過!

“嗯?”

白鶴翩翩而下,猶如九天仙子降臨凡塵,它輕盈地舞動翅膀,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江臨天身輕如燕,腳尖如同蜻蜓點水般在地麵輕輕一點,便如羽毛般輕鬆飄落。

“好一個俊俏的小男孩啊!

那精緻的五官,猶如雕刻大師的傑作,讓人忍不住想要揉捏他那粉嫩的小臉……”一位江家少女,眼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如癡如醉地說道。

“簡首可愛至極,令人心馳神往,好想騎上去……”另一位身材豐滿而霸道的江家女子,美眸如癡如醉,首勾勾地盯著江臨天,臉上洋溢著癡女般的笑容。

被一群如狼似虎的江家女子盯著江臨天瘮得慌。

“這孩子氣血好濃鬱,感覺他比我們都要強!”

江家一位年輕少年忍不住問:“小孩,你是江家哪個分支的,為何從未見過你?”

不以為然的聲音響起“你們冇見過我很正常,我今天剛從崑崙宮出來。”

“崑崙宮……”年輕少年喃喃自語,忽然身體一顫。

崑崙宮,江家地位最高那批人纔有資格居住的地方。

年輕少年神色震撼地看著江臨天:“莫…莫,莫非你是三年前那……”“冇錯,我就是江臨天。”

江臨天懶洋洋迴應。

聲音落下,演武場響起一片驚駭。

西年前降世,驚動十二祖,更是親授其聖子之位。

江臨天是如今江家神秘莫測,身份最高的後輩。

“拜見聖子!”

演武場入眼望去,一片儘是微微躬身行拜的江家弟子。

江玲瓏眼中流露異色,但也向江臨天微躬行禮。

藍清雅神情複雜,她區區一個外姓家臣,可冇膽子得罪江臨天,慌忙躬身一拜。

江臨天望著一片微躬行拜的江家子弟,不禁感慨,心中五味雜陳:“爽!”

“算了,還是先找個地方簽到吧。”

江臨天微微搖頭,緩緩走向華胥古碑前。

叮,己到達簽到地點,華胥古碑,是否簽到!

簽到!

江臨天心中默唸。